刘备的日常 1.218 海上日升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须知。木兰大舡,足载二万五千石。足重一亿一千五百二十万铢。作价九百六十万枚,贵霜金币。莫说贩香同盟。即便凯里戈代港中商家,富可敌国。举城之力,急切间,亦断难凑齐。

    供过于求,价格一路走低。当日之中,黑市售价,一降再降。已将六十日暴涨,悉数抹去。此与,丰年多禾,谷贱伤农,同理。

    一石谷,唯我蓟国,作价三百钞,二十载如一。试想,木兰舡,日夜三千里。季季督亢新米,广输大汉十五州,并海内十洲。多至酿酒,糜至外贩。蓟王已命各地将作寺,全力蒸馏酒精。存以备用。只待蒸汽盛行。

    先前,虽与梅斯执事,约定二十五倍全贩。然却是市价加五倍。如今市价已跌至与黄金等价。再加五倍,又能何为?且黄支国整船贩来,如何能强买强卖。梅斯执事,如何择选,更可想而知。更有甚者,明日子钱券书,便已逾期。若梅斯执事,有意拖延一日。亦万事皆休。

    只恨黄支,落井下石,亡我之心。

    比起贩香同盟豪商,为各方所逼。苦无脱身,纷纷遁入商馆躲避。

    希俄斯姐妹,已堂而皇之,受邀登七岛商船。

    如前所知。甲、乙、丙、丁,四式木兰舡。分客船、货船、客货两用。艏、舯、艉三楼,并樯桅数目,各有不同。三桅至六桅不等。艏、舯、艉,三处船楼,错落搭配。楼内各式便利,一应俱全。居家载客,两相宜。

    梅斯执事所乘,乃‘甲字号’木兰舡,专为船户所居。平衡舱储,起居便利。堪称水上别墅。

    步入爵室。梅斯执事,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与会嘉宾,亦纷纷起身。

    梅斯执事,为双方引荐。

    其一,正是阿克苏姆王国,阿杜利斯港,“麦罗埃人”。其二,便是黄支豪商,“阿拉米人”。另有凯里戈代,“香肆商人”,此人既是内应,又是黑市操盘。再加七岛执事梅斯,并希俄斯姐妹。“商贾之力”,齐聚一堂。

    梅斯家族,世代经商。于红海内外,皆有盟友。谓“水涨船高”。先前,实力不济,利益不显。今执掌七岛商会,一呼百应,广大利益。家族旧交,商业伙伴,纷至沓来,共襄盛举。

    至此,希俄斯姐妹,方才幡然醒悟。

    凡阴谋诡计,必牵扯多人。谁人无辜,谁人有罪。无有定论。时人总以为,罪魁祸首,必深藏不露,十足伪装。然,终归只有一人。

    岂料,此番“反·奇货可居”之计。凡有牵连,皆是同谋。

    巧妙之处,便在于。将环环相扣之计,悉数拆分。化整为零,又合零为整。好比马赛克拼图,合力拼凑成形。

    回忆六十日旅程。所有危机,最终皆被化解。远赴希俄斯岛,西女国如数交割;私路被劫,又在阿杜利斯港寻回;麦罗埃人开价虽高,却也对折售出;前后两份子钱券书,梅斯执事,皆未为难;一路乘风破浪,如期而返,七岛商船,如期而至;却不料,风闻神泪暴涨,黄支国将历年存货,整船贩来。终至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其中,何人是罪魁,又有何人是祸首。如何定论。

    百思不解,唯有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造化弄人。

    钝刀割肉,血流而亡。

    总以为。意想不到,摔倒再爬起。然连环陷坑,积重难返。最终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和气生财,挨个放血。此便是,商贾之力。

    最清白无辜,便是人畜无害,梅斯执事。

    与会众人,谈笑风生,其乐融融。然希俄斯姐妹,却似羊入虎口。越想越心惊。

    忽听雾潮·哈利娅,吐气开声:“群狮之主。”

    言犹在耳,落地无声。

    猛抬头,众目睽睽。与会同谋,如雕如塑。

    唯有梅斯执事,举杯遥敬:“群狮之主。”

    “群狮之主——”同谋齐声高呼。

    希俄斯姐妹,亦不约而同。满饮杯中美酒,心思波平如镜。

    一句“群狮之主”,道破时局。纵商贾之力,可钝刀杀人。然捉刀以柄,唯我蓟王一人。梅斯执事,今日之威赫,皆是狐虎之威,假蓟王行事。

    一言蔽之。只需入狮群,便是捉刀女主人。

    蓟王专宠亚马逊,世人皆知。原因众说纷纭。独立人格,天选之女。勇者血脉,无病无灾。亦或是,唯有其母,不知其父。无外戚专权之祸。终归,于蓟王,布种天下,广有百利。

    万事开头难。蓟王开疆辟土,分封子嗣。初代王者,需向化蛮夷,归于汉地。将蓟国之一切,放之四海而皆准。待相沿成习,足可传子子孙孙。那时,天下归宗,遍地汉人。究竟何人为王,已无所谓。

    即来则安。

    希俄斯姐妹,静待海上日升。贩香同盟逾期。

    同盟商馆,内外如丧考妣。多有消息灵通,佣兵一夜散尽。便是仆从,已逃散大半。诸多豪商,不乏吐血惊厥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唯剩寥寥数人,枯坐无言,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“为今……”便有豪商,艰难开口:“之计。该当何,为。”

    同伴抽出嘴角。未及出声,已有血溢。前后两份子钱券书。回天乏术。若是旁人,亦或只是梅斯执事。尚可,以命相拼。七岛商会,背后乃炎船之主。北天竺百万大军,一朝败尽。七岛海贼,苦心经营,不破坞壁,一日陷尽。闻,大军登岛,铁桶大阵。如屠猪狗,将海贼杀尽。

    阖家老小,金银珠宝。急切间,如何脱逃。

    只怕外海,已被炎船封锁。树倒猢狲散,墙倒众人推。港中也已,无人可用。

    便是十四希俄斯姐妹。足可将豪商满门杀尽。

    万念俱灰,忽闻窗外,有人高叫:“梅斯执事,请诸位船上一叙。”

    连喊三遍,满城得闻。

    便有消瘦豪商,咬牙站起。向馆外走去。往来贩运,皆是他亲力亲为。与希俄斯姐妹,一路风雨同舟。历经千辛,终归要,有个结局。

    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凡一息尚存,皆被同伴唤醒,共赴七岛商船之会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